注册 | 登陆

热点推荐

构建助推新型城镇化建设的商贸流通业发展新体制
来源: | 发布时间:2017-7-26 12:58:18 | 浏览次数:

摘  要:新型城镇化与现代商贸流通业存在着良性互动发展的关系。当前我国商贸流通业的发展体制不利于新商业时代城乡商贸流通业的创新发展,也不能有效助推新型城镇化的发展。本文根据我国商贸流通业发展体制对新型城镇化的制约现状,从构建“大商贸”新体制、提升三大主体能力、实施“全面质量流通”、强化管理统筹、鼓励商贸创新和优化政策扶持等六个方面提出体制改革新思路。

关键词:新型城镇化;商贸流通业;体制改革。

一、引言

新型城镇化是我国在新的历史时期实现下一阶段经济社会协调发展、区域均衡发展、城乡一体化发展、经济结构调整、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载体和抓手。在全国上下大力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新的历史时期,作为国民经济的基础性、先导性产业的商贸流通业,因其具有高强度的就业吸纳力、产业带动力和消费拉动力而成为各级政府全面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重要引擎。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进一步明确提出了“产业和城镇融合发展”的战略方向和以现代服务业推进新型城镇化的战略举措。新型城镇化为商贸服务业发展提供了战略机遇,也为商贸流通体制,特别是内贸体制改革提出了深层次的要求。如何通过商贸流通业发展的体制创新,构建助推新型城镇化建设的商贸流通新体制已成为面向“十三五”的我国商贸流通业健康持续发展,新型城镇化建设稳步推进的重要课题。

二、我国商贸流通业发展体制对新型城镇化建设的制约

尽管商贸流通业与城镇化之间融合、协同的关系一直以来受理论界和政府部门的一致认同,但由于受我国城镇化发展模式及商贸流通发展体制、机制的制约,我国商贸流通业与城镇化两张皮的现象还十分严重,低级、低效、分散、分离的商贸流通业已严重制约了我国新型城镇化的有效推进。这种制约主要来自于我国商贸流通业发展与管理的体制本身。

我国流通业经过60年的改革与发展,逐步建立起了适应国民经济发展的多种经济成分、多种经营方式、多种流通渠道并存的流通业所有制新格局。流通效率、流通业态及流通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均得到了极大地提高。但是,目前我国商贸流通业发展水平与不断变化的外部商业环境和不断提高的城乡居民消费需求不相适应,流通业体制改革与创新还较多地局限于传统商贸流通思维,计划经济和条块分割的痕迹还若隐若现,商贸流通产业与其他产业分离、城乡商贸流通业二元化、内贸外贸隔离、流通业服务促进政策不力、流通企业主体扶持不到位等诸多体制性不足已严重影响商贸流通产业先导性和联动性的发挥,也制约我国新型城镇化建设的整体推进。在当前我国商贸流通体制改革的攻坚阶段,迫切需要加大在商贸流通领域的体制创新,增加制度供给,形成创新、开放的商贸流通业发展新体制。特别是要从商贸流通业与新型城镇化互动发展的视角,根据我国新型城镇化发展的体系和战略要求,通过体系再造、主体培育、质量重塑、服务促进、业态创新、平台搭建、市场集聚等多方面的体制创新,使商贸流通业真正成为我国新型城镇化建设的动力引擎。

三、助推新型城镇化建设的商贸流通业发展体制改革建议

(一)打破体制壁垒,构建城乡、产业、供应链融合协同的城镇“大商贸”新体制

由于受传统商贸流通体制的制约,我国商贸流通体制城乡二元、产业分离、供应链断裂的问题还十分严重。这一现状严重影响了经济全球化、区域经济一体化、城镇现代化背景下我国商贸流通业乃至其他产业的持续健康发展。因此,当前我国商贸流通业的发展需要打破传统体制的城乡、产业和供应链壁垒,以新型城镇化发展战略为引领,以“大城市商圈—功能性商贸流通节点—城乡商贸流通服务网点”为体系框架,以“产—城—市”的“三角联动”为发展逻辑,以供应链整合及城乡商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等的协同互动为重点,充分发挥流通的高关联性优势,积极探索现代流通业与区域制造业和农业协同发展的有效途径,构建基于商贸流通全产业链和多流整合的“大商贸”体系整合体制。

(二)提升主体能力,形成城镇制造业、商贸业、消费者三大主体动力同步提升的发展体制

在传统体制下,我国将商贸流通业发展的关注点和主体驱动局限于狭义的商贸流通业本身,缺乏对工贸联动、消费拉动作用的认识和促进。在全球制造业服务化升级和消费市场驱动力不断增强的新市场环境下,不仅要进一步加大商贸流通业自身转型升级的力度,更要从制造业和消费者视角的上下游突破,将制造业和消费者群体发展视为商贸流通业发展的“第二主体”和“第三主体”,一方面,通过制造业的服务化升级和营销体系完善,从我国庞大的制造业挖掘商贸服务增量;另一方面,通过城乡消费者主体消费需求能力和层次的提升,以及基于网络营销的消费者合作群体的培育,实现以“C”促“B”的拉式商贸流通动力。

(三)强化质量兴商,建设城镇“全面质量流通”的标准与监督体制

“高质量的城镇化”需要高质量的城镇商贸流通产品、服务及管理。商品品质、安全性及服务水平差,是影响我国城镇商贸、特别是乡镇商贸流通业发展的重要因素。因此,当前我国要以贯彻实施《标准管理办法》为契机,加快修订城乡一体、标准一致的商贸流通业质量及管理标准,严格实施以“全面质量流通”为目标的覆盖产品品质、营销服务、供应链管理、电子商务、金融结算、业务外包、国际贸易等诸多领域的流通环节质量标准。同时,质量监督要从主要依赖终端监管向全过程系统监管转变,保证商贸流通领域的高质量标准化。

(四)改善规划管理,建立内外贸联动、多部门整合的新型商贸流通管理服务体制

受传统商贸流通体制的影响,我国商贸流通业内外贸分离、多头规划管理的现状还没有根本性改善,新型城镇化的现代商贸急需从城乡融合、产业整合的战略高度构建新型的商贸流通业规划与管理体系。当前,国家及各级政府需要根据商贸流通业跨产业、跨部门的产业特征,积极推进机构改革,建立超越于传统农、工、商、信、旅等分类的统筹整合型管理机构,从城乡社会经济整体发展的高度进行现代商贸流通业的规划与管理,切实解决商贸流通业多头规划、多头管理、多头执法等问题。同时,积极转变商贸流通管理职能,全面提升各级商贸管理部门的服务能力和水平,构建促进型的商贸流通管理体制。

(五)鼓励商贸创新,构建顺应城镇居民消费需求快速变化的商贸流通业创新发展机制

商业模式和商贸业态的创新是满足城乡居民快速变化的消费需求和购买行为的基本需要。目前我国相对落后的商业运营模式、商业业态和商业平台是影响城镇商贸发展和城乡消费需求的主要障碍。当前,我国商贸流通业需要构建市场驱动型的商贸流通业创新发展机制,以“城镇市民消费模式变革-商业营销模式创新-城镇流通服务业升级-城镇商贸与新型城镇化互动发展”为商贸创新发展逻辑,顺应城乡居民特别是以“80、90后”为主力的“新生代”消费者的消费模式和购买特点,加速促进网店、自助终端、专业主题店等新型商贸业态及直销、商业联盟等新型商业模式的发展。根据现代商贸网络化、平台化发展的趋势,着力构筑商贸流通发展平台。以各地兴起的商贸综合体建设为载体,搭建城镇商贸流通系统化运营的网络与实体发展平台,积极探索流通产业和城镇建设融合发展的有效途径。

(六)优化扶持政策,形成激活城乡居民消费和商贸创业的政策机制

我国城乡居民低层次、温饱型的消费结构和城镇商贸“小、散、弱”的商贸从业群体是影响我国商贸流通总量和质量的主要因素。因此,通过积极有效的政策机制激发城乡内需、激活城乡居民商贸创业,是解决我国商贸流通业良性持续发展的两大驱动力。当前,我国要以全面推进新型城镇化为战略契机,一方面,适当借鉴欧美国家二战后应用“三高”(高工资、高福利、高消费)政策体系激活市场需求的经验模式,通过全面提高城乡居民个人可支配收入、增强社会公共福利保障及适当放宽消费信贷条件等,有效激活人均存款额超三万元的我国城乡居民小康型生活消费;另一方面,要以新一轮城镇人口集聚及劳动力转移为契机,加强对城镇居民,特别是返乡农民工的商贸创业政策扶持,大力支持有思想、擅经营的“新生代”农民工投入城镇高质量的商贸创业,为不断改善的城镇商贸空间注入活力主体。

(执笔人:赵浩兴)

 

 
 
 上一篇:发改委、商务部官员:药品流通行业将迎颠覆性变革
 下一篇:加快推进跨境电商物流基础设施建设

浙公网安备 33011802000512号